扫描关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水文化 >> 水之韵
梦萦桃花源
发布时间:2018-05-08 11:03:33来源:江西水文化杂志编辑部作者:胡 昕

七乐彩杀号定胆 www.jamunn.com


踏着三月软绵的阳光,我再次来到位于庐山南麓的桃花源?!敖崧谌司?,而无车马喧。问君何能尔,心远地自偏。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山气日夕佳,飞鸟相与还。此中有真意,欲辨已忘言?!碧樟罹铀拮?,精神尤存。

去岁的今日,我和小鱼儿几个,来此谷中踏青,小鱼儿知道我是彭泽人,便漫不经心朗诵陶令的诗句。我走进这幽深的山谷,是否期望溪水山风的涤荡,寻觅先贤宁静致远的了悟呢?小鱼儿说是,她说,大家此行,是看山看水看风景,只有我在寻觅风景之外的意蕴。我默认。

路在山脚遁去,小溪也不见了影踪,但我没有放慢脚步,因为我知道在那葱茏的树冠背后,会闪现“山穷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”的景致来。转个弯道,眼前豁然开朗,油菜花开满整个山坡,金黄金黄的色调泼满视野,那一座座农舍,像蜻蜓般停落在画布上。农舍的屋顶升起袅袅炊烟,庭院里传来鸡鸣、犬吠,潺潺溪流永无休止地弹奏和音。

再转过一个山坡,小溪露出清丽的脸面,又一个村落凸显在水彩画里。这个小村子是楼下村的吴家山自然村,几十栋民房随意散落,小溪绕村而过,一座石桥连通小溪南北岸,村口有一棵一千五百多年树龄的古银杏,鹤立鸡群,村人称作把口树。古树树围约需六人合抱,东、西、北三个方向皆张着狮子大口似的大洞,洞内空间约一平方米,常有孩童钻洞戏玩。古树主杆因往北倾斜,与小溪对岸的树冠相连,形成一道自然的拱门。古树的四周,有近二十棵百年树龄的喜树,同样古老的村落掩映在林木茂密的葱茏里。

石桥上走来一位肩扛犁铧的农人,水牛在他身后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,几个素面的妇人蹲在潭边的青石上,捣杵衣衫,青砖黑瓦的房檐下,三五孩童追逐嬉闹,惊得鸡飞狗跳。

在桥底的石缝中,两只山螃蟹睁着黑溜溜的小眼睛,透着一串的迷茫和疑问,我蹲下身来,拣一树枝,轻轻地掏扰它,它竟然不为所动,忽然,它伸出两只大钳夹了过来,夹了个空,它便掉转头,仓皇地钻进一旁的水草里。

太阳和蓝天一起掉在水底,妇人们摆动衣衫,整个天空都随之抖动,太阳的脸扭曲了,沉沉浮浮,晃晃荡荡。水面漂来一瓣桃花,又漂来一瓣,三五瓣,八九瓣,桃花娇羞地笑着,满腹的心事把脸涨得通红。

我随手捞起一瓣,屏息嗅闻,依稀残留淡雅的清香。我弹去指上的花瓣,无意挽留,让它随流水去吧,只是不知去岁的落花到达了何方。

去岁,小鱼儿就蹲在这同一块青石上逗弄山螃蟹,不过山螃蟹恐怕不是原来的那两只了,那随波逐流的花瓣,载着的也是新春的气息。小鱼儿正是花季的年龄,她无从理解落花流水春将去的伤感,她浑身充满朝气,撩人的美丽令溪水却步。水面倒映着天空,倒映着太阳,倒映着小鱼儿天真烂漫的笑脸,就像那娇羞笑着的桃花,她灿烂了这深深幽谷,生动了这世外桃园。

花谢花飞花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?

游丝软系飘春榭,落絮轻沾扑绣帘。

黛玉那凄凉委婉的吟唱,仿佛在耳边萦绕。悠忽间,我的心悄然揪紧,这哪是黛玉的声音啊,分明是小鱼儿调皮甜美的哼唱。

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今日桃花源寻梦的行列里,又增添了新的面孔,何以少了喜欢亲近山水的小鱼儿呢?

山重水复,溪涧引路,眼前横出一汪深潭,好似小鱼儿透明清澈的瞳孔。一行人不约而同遛下水泥小道,来到潭边,掬一捧甘冽的泉水胡乱地抹在脸上,顿觉神清气爽。潭中的怪石,与陶令的诗句一起,经历溪水冲刷千年,只是怪石生满青苔和泥垢,更加怪异丑陋,而陶令的诗句历久弥新,像他贪杯的老酒,愈陈愈醇,香气扑鼻。

去岁,小鱼儿也在此掬水洗脸,三月的阳光轻吻着她,那泛起的红晕便愈洗愈现。当她熟背陶令的《饮酒》时,潭水静声屏气,她的花容月色与山峦叠映水中。

自然是看不到陶令的影踪了,却能闻得到陶令的气息,多明了的气息啊。桃花溪水流淌着的天籁之音,山间林涛轻柔的叹息,谷中人家的袅袅炊烟......导游小姐说,陶令故里栗里陶村就在不远处,那儿还有他归隐后醉卧松云、把酒赏菊的醉石等景点。

桃花源还有一个名字叫“康王谷”,相传秦灭六国时,秦国大将带兵追杀楚康王,康王逃难至谷中,忽雷雨大作,追兵受阻,康王才得以逃脱,从此深居谷中。

小鱼儿笑说陶令和康王差不多都是躲进这谷中的,但一个是自愿,一个是被迫,可以猜想两公的心境,必是千差万别。听说,在那山谷的尽头,尚有一处村落,叫“半山康家”,村中还有姓康的人家,他们是那个寥落康王的子孙吗?

进入谷中二三公里,山势渐缓,夹岸桃花点燃了曲折的溪流,灼灼云霞下,氤氲花香里,涓涓溪流在石缝中迂回奔流,平坦处舒畅低吟,如诉如泣,陡峭处激越奔放,强劲高亢。拐过一处山脚,但见花海香波里浮现十几座村舍,薄薄的雾霭像透明的丝带,一缕缕,将小小村落轻轻地缠绕,红花绿树之中,村落反而成了点缀, “犬吠水声中,桃花带露浓” ,好一幅人间仙境图。

山谷吹来一阵山风,桃树一起摇曳,桃花纷纷掉落,像红烛的泪滴,不见断线,再看溪中,漂浮着盏盏河灯,顺流而下?!熬俚仆嬖?,放河笙歌”,那是给小鱼儿送去的祈祷吗?

去岁观赏了这片桃花,小鱼儿央求,夏日相邀,她必定归来,大家再来此地漂流,我说,好啊,哪知千金之诺,未及兑现。不过,夏日的一天,我倒是设了一个饭局,呼来三五好友,与小鱼儿把盏叙旧,其乐融融,其情也真。饭后,小鱼儿开着她的香车,执意送我回家。许是酒精的作用,许是信任的原因,她倒出了心中的苦水。人生的阡陌错落无序,造物主为我们设置了无数的藩篱,就像桃花源里的溪水,本没有流淌的路径,只是日复一日,在沟壑中,在石缝里,在山道旁,迂回曲折地奔流,最终巩固了属于自己的空间。其实,世间万物生灵,都在不遗余力地寻找发掘生存的方式,那追求和实践的过程,尽管崎岖坎坷,但却显示出感动上苍的生动和活泼。

山路铺上了规则的石板,沿着山体蜿蜒而上,松柏映了我们的身影,潺潺流水,鸡鸣犬吠,遥寄在视线的尽头,不过,山鸟婉转的啼叫,又在近前的树丛中,在浓密的枝头,砰然响起,掉落止水一般的寂静里,于心头荡漾开一圈圈看不见的涟漪。不知谁不经意的一声咳嗽,惊了头顶的栖鸟,那翅膀扑棱棱煽起的风儿,扑面而过,我们视线里的那份惊喜便被牵扯着,延伸到林外的天空。

拨开树丛,俯瞰山下,看来时的路径,看流出谷外的溪流,忽然有立于世外的感觉。导游小姐扳着指头,数着一路走来的景点:山月轩、回马石、问津亭、桃源洞、同心潭、恩桃庵、野趣谷、楚王城、康王观、观瀑路、仰止亭......我问自己,这里的一草一木,一石一水,都是灵动的景致,都冠以了桃花源的名号,是你屈指可数的吗?

远远的就听到飞瀑的轰鸣声,走出密林,高耸云天的汉阳峰雄姿顿现,谷帘泉像一幅玉帘垂挂天际,数十百上千万缕飞流沿绝壁喷涌,犹如催鞭的万马,奋蹄飞奔,又似天幕撕裂,银河倒泻。那是怎样的一种轰鸣啊,发自云端,直撞地心,撞得脚下的山体微微的震颤。这狠命的撞击,自何时始,又到何时止呢,非要撞开大地,贯穿地球吗?

去岁,小鱼儿下到了谷底,她说要学陆羽、苏轼、陆游这些品茗高手,品鉴谷帘泉水,她对着摄像机镜头,掬起一捧,咂嘴轻抿,细细品尝:哈哈,果然甘腴清冷,具备众美,非惠山所及,真绝品也,天下第一泉的称谓绝非徒有虚名!

只是今岁,谷帘泉在我看来,如同上天丝丝缕缕的泪滴,那响彻谷底的轰鸣便是上天的恸哭了。

去岁初秋的时候,小鱼儿病了,我去医院急救病房看她时,她戴上了呼吸机,大脑几乎没有了意识。我走到她的近前,对她说:小鱼儿,挺住啊,我们大家约好了的,去桃花源漂流的哈!第三天,小鱼儿走了。

小鱼儿从谷底上来后,便嚷嚷着照相,谷帘泉是一幅背景大幕,横跨涧谷的石桥上留下了她的倩影,我们还合影了一张,哪知那灿若桃花的笑脸,竟定格成了永恒的瞬间。

谷帘泉在谷底砸出一泓深潭,清湾湾的像一颗剔透的珍珠,只是滚落下来的泉水都未曾想停住脚步,而是一如既往,前赴后继地朝着谷外奔去,远赴大海。小鱼儿也游向大海了吗?

山千年,水千年,人生只百年,酸甜苦辣最终成为过眼云烟,生命跟这争流的溪水一样,激越向前,有多少不是庸碌、浮华的日子?等到回头看时,流走的都流走了,剩下的只是生满青苔的怪石,还有无法再来的怅惘。

分享到:
36| 437| 77| 806| 737| 939| 44| 631| 8| 503|